貓小咪 作品

第一章 女人,敢這樣說的,你是第一個

    

個突然冒出來的流氓,他居然沒有心生一的厭惡和反?他的角漸漸揚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有意思。黎瑾澤一把將圍在腰肢上的浴巾扯掉,整個人都上了顧蔓蔓的上:“小野貓,那我們就好好玩玩吧。”他的薄在顧蔓蔓的脖子上,曖昧的氣更是不斷的噴灑在的耳朵旁,撓著的心扉。顧蔓蔓揚了揚腦袋,抵在黎瑾澤口的手卻猛然間收了起來,裡噴灑出的酒氣更是給兩人新增了許多的趣。黎瑾澤的瓣的在了顧蔓蔓那微微張開冒著酒氣的瓣上,作霸道又魯。一...嘭——總統套房的大門重重關上,顧蔓蔓被人一把推了進去,隨後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渾酒氣都不著東北方向的顧蔓蔓順著淋浴的聲音跌跌撞撞的爬到了浴室的門口。

一把推開浴室的大門,霧氣朦朧的浴室裡,一個擁有的的男人不停在的麵前晃悠著。

顧蔓蔓皺了皺眉頭,一個沒站穩,整個人都朝著麵前的男人倒了下去。

迅速反應了過來,一隻手快速握住了麵前男人拿著淋浴的手腕上。

壁咚——一個猛推,將麵前的男人強摁在了墻上,165對上189的壁咚毫無氣勢可言。

“人,你是怎麼進來的?”

冷冽的聲音頓時在霧氣朦朧的浴室裡響了起來,朦朧的霧氣都好似瞬間被凝結了一般。

顧蔓蔓甩了甩昏沉沉,好似無數小鳥在著的腦袋:“閉!再吵我就強了你!”

空氣瞬間沉寂了三秒,赤、著子男人一把將顧蔓蔓打起了公主抱,順手就將扔在了的床上,作談不上一的溫。

“人,敢說強我的,你是第一個。”

黎瑾澤的膝蓋頂在顧蔓蔓上,作曖昧至極,引人遐想。

不料顧蔓蔓雙突然抬起,猛然間就夾住了黎瑾澤的腰肢,像是在迎合他,暗示著他下一步的作一般。

黎瑾澤微微一怔,對於這個突然冒出來的流氓,他居然沒有心生一的厭惡和反?

他的角漸漸揚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有意思。

黎瑾澤一把將圍在腰肢上的浴巾扯掉,整個人都上了顧蔓蔓的上:“小野貓,那我們就好好玩玩吧。”

他的薄在顧蔓蔓的脖子上,曖昧的氣更是不斷的噴灑在的耳朵旁,撓著的心扉。

顧蔓蔓揚了揚腦袋,抵在黎瑾澤口的手卻猛然間收了起來,裡噴灑出的酒氣更是給兩人新增了許多的趣。

黎瑾澤的瓣的在了顧蔓蔓那微微張開冒著酒氣的瓣上,作霸道又魯。

一個吻循循漸進,步步,更是加深。

香舌靈活的撬開了的貝齒,席捲而進,似乎是想把所有的芬芳都吞口腹中。

黎瑾澤的手不不慢的替顧蔓蔓解開著上的,本來就醉醺醺的顧蔓蔓此時更是迷離的找不到方向了。

兩人的纏綿,幽香滿地。

“你還真的是一個小妖、啊!”

顧蔓蔓哪裡忍的了這樣的挑逗,隻覺得裡的火焰要把全部燃盡了一般!

的手漸漸離黎瑾澤的後背,隨後一個翻坐在了他的上,艷的瓣一張一合,引人遐想連篇。

“我很難,抱歉……”

黎瑾澤瞇了瞇眸子,此時的他也快要忍不住了。

很簡單,此時的黎瑾澤需要麵前的這個人。

顧蔓蔓更是難,皺著眉頭。

不等顧蔓蔓反應過來,下一秒——。

一番混大戰之後——

顧蔓蔓弱無力的倒在他的上卻被一個翻在了下:“人,你以為挑了火後這麼簡單就能完事嗎?”

顧蔓蔓瞬間從醉意裡醒了過來,看著陌生男人,瞬間慌了起來。

“啊啊啊!你是誰!你在乾什麼?!趕快從我上下去!”

黎瑾澤一把抓住了顧蔓蔓不斷捶打著的手。

顧蔓蔓力不從心。

顧蔓蔓最終還是沒能撐過去,暈了過去……

總統套房外一個擁有著個和顧蔓蔓一模一樣臉蛋的人雙臂環,腦袋慢慢揚起,清脆的聲音裡卻滿是森。

好似隔著厚重隔音係統良好的房門都能覺到顧蔓蔓的淒慘一般。

“我的好妹妹,就好好姐姐我送給你的20歲生日禮吧。”

第二天一早,當清晨的第一縷過落地窗灑進床上的兩個緻臉龐上的時候,好似生出了層層輝。

隻是混不堪的房間都在暗示著昨夜的瘋狂。

顧蔓蔓皺著眉頭,抖著的眼皮漸漸抬起,眼睛一瞬間睜大,隨後猛然間從床上坐了起來,整個人都大口大口的踹起了氣,好似重生了一般。

腦海裡不斷閃過的畫麵都在提醒著,昨天做了一些多麼瘋狂的事!

雙手摁住了痛的太,目迅速掃過混的總統套房,臉上滿是不解。

昨天晚上不是在和姐姐一起過20歲生日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顧蔓蔓看了眼一旁側著子睡覺,本看不到臉的男人,咬著的牙關滿是懊惱。

小心翼翼的抱起了一旁的服下床。

一下床,下傳來的撕痛和弱無力的讓重重的摔落在了地上,手裡的服散落一地。

倒吸了一口涼氣迅速換好了服,將包包裡僅存的200拿了出來後又看了眼床上的男人默默塞了回去。

昨天的事,好像是先挑起來的。

顧蔓蔓默默關上包包,目漸漸停留在了手腕上的手工手鏈上。

將手鏈取下後輕輕放在了床邊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個年頭,睡了男人都給錢多俗啊!送個親自編織的手工手鏈多清新俗啊。

為自己的摳門找了個完藉口的顧蔓蔓不再猶豫轉離開。

帝追緝令,天才萌寶億萬妻

s。“啊啊啊!你是誰!你在乾什麼?!趕快從我上下去!”黎瑾澤一把抓住了顧蔓蔓不斷捶打著的手。顧蔓蔓力不從心。顧蔓蔓最終還是沒能撐過去,暈了過去……總統套房外一個擁有著個和顧蔓蔓一模一樣臉蛋的人雙臂環,腦袋慢慢揚起,清脆的聲音裡卻滿是森。好似隔著厚重隔音係統良好的房門都能覺到顧蔓蔓的淒慘一般。“我的好妹妹,就好好姐姐我送給你的20歲生日禮吧。”第二天一早,當清晨的第一縷過落地窗灑進床上的兩個緻臉龐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