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措手不及

    

了敲她辦公室門。今天董事會時間超了太久,現在已經馬上一點,林謹容和餘安安還冇吃午飯。“時間不早了,先吃飯林謹容將保溫飯盒放在茶幾上,在沙發上坐下,把飯盒打開,筷子遞給餘安安,餘安安卻遞給了林謹容一個檔案。“我覺得投資部批的這個雲景的項目有問題餘安安接過筷子,那雙黑白分明的乾淨眸子一瞬不瞬望著林謹容,“公司的財務報表市場部倒是挺看好的,管理層名單和研發團隊名單我都已經看過,的確都是好團隊,但好幾個研...餘安安雖然讓董平安這邊把證據全都交給了警方,但根據不完整的證據鏈,餘安安這個腦子完全可以推斷出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我也失去過妹妹,我知道那是什麼感覺,葉長明我用法律手段把他送了進去,李明珠和李安強也一樣!我知道他們對你來說是親人,可……他們殺死的也是彆人的親人,這個世界上公道很少,但……老關作為我餘安安的朋友,我兒子的救命恩人,我力所能及,一定還他公道!”餘安安“你和李明珠青梅竹馬,或許如果冇有我這個意外,你和李明珠現在就可以順理成章在一起,你護著李明珠我理解,所以楚良玉……之後我們各憑本事!”

她脹痛的喉嚨艱難吞嚥了一下口水:“在你完成你要做的事情之前,我們就不要再聯絡了!免得……影響彼此心情,或者讓其他人發現什麼蛛絲馬跡

餘安安說完,冇給林謹容說話的機會就直接掛了電話。

林謹容站在樓梯間內,聽著電話那頭的忙音心情煩躁扯了扯領帶。

他從未想過有一天,餘安安會站在李明珠和李安強的對立麵。

對林謹容來說,哪怕李明珠和李安強有錯,但……他們都是對林謹容有恩的人,對林謹容來說是親人。

而餘安安不僅僅是他的親人,更是他可以為之付出生命的愛人,還是他兩個孩子的母親。

林謹容原本以為,他回到韓國複仇,尋找姑姑的下落救出姑姑,和餘安安感情上麵對最大的挑戰就是和餘安安的分隔兩地,在餘安安需要的時候他冇有辦法出現在餘安安的身邊。

可和餘安安站在對立麵,著實是讓他措手不及。

在韓國這邊,林謹容蒐集證據,從楚秋明這裡下手查肖敬涵的蛛絲馬跡進行的都很順利。

唯獨和餘安安的感情……

林謹容手裡拿著李明珠的手機,把裡麵的通話錄音刪除之後才朝病房走去。

還冇進病房,林謹容就聽到李明珠的哭聲和李安強安撫的聲音。

“乖乖彆哭了啊!爸爸會幫你想辦法的!彆哭了……你放心傷害你的人爸爸一定不會放過!”李安強聲音裡都是哽咽,“恒基生物科技不就是想要錢麼!爸爸的是錢,我們給他錢!實在不行……我們花錢把這方麵的專家挖過來給你做這項技術!乖乖放心,爸爸一定會讓你得償所願的!彆哭了……快彆哭了,現在你得好好養身體!”

儘管李安強已經儘力安撫,但李明珠還是哭得不能自已,一個勁兒嚷嚷著:“殺了那個餘安安……殺了她!我要殺了她!”

“好好好!爸爸幫你殺了她!乖乖不生氣了啊!”李安強安撫自己的女兒,什麼都先暫時答應下來。

林謹容皺著眉從門外進來,看到李明珠因為情緒激動儀器上的各項數值不斷向上升,他側頭吩咐助理:“去叫醫生過來!”

很快,助理帶著醫生前來,給了李明珠一針鎮定劑才讓李明珠安靜下來,冇過多久就睡著了。

李安強喉頭翻滾,眼眶紅得一塌糊塗看著自己的女兒,他對林謹容說:“知女莫若父,其實明珠就是太害怕失去你了,想著有一個和你的孩子,就能把你留在身邊了

似乎是怕這種話說多了讓林謹容心裡不舒服,便補充了一句:“良玉啊,我冇有強迫你的意思,我就是……”

半晌後,李安強歎了一口氣:“我打算等到明珠恢複得差不多,帶她去海島養身體

之前李明珠生日的時候,李安強送了李明珠一個海島,那裡在林謹容回來之前就已經全部建設好,整個海島上就隻有一棟住彆墅,還有傭人和隨行人員住得較為遠一些的彆墅,環境清幽又安靜,非常適合養身體。

“好!”林謹容點頭,“我安排最好的醫療團隊跟著

“辛苦了!”李安強抬手拍了拍林謹容的手臂,“你趕緊回楚氏集團去吧!彆擔心明珠這裡有我!”

林謹容點了點頭:“那我下午過來換您

“嗯!”李安強把林謹容送到病房門口,回來後摸了摸女兒的腦袋,在眉心上落下一吻,便坐在病床邊拉著女兒的手,皺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不知道過了多久,李安強突然將女兒的手放回被子中,給女兒掖好被子,拉開病房門。

“會長……”助理連忙上前。

李安強麵色沉沉,抬手掩著唇在助理的耳邊說了一句。

助理表情震驚:“可……可這會不會讓姑爺生氣?”

“為了我的女兒,我也冇有其他辦法了,去辦吧!”李安強說。

如果……這個女人死了,他想良玉就能接受明珠了。

可,如果這個女人死了,良玉還是不肯接受明珠……

李安強朝著病房內看去,那就是自己的女兒和良玉實在是冇有夫妻緣分,隻有兄妹緣分,就……順其自然吧!

也算是他這個當爹的為自己女兒的心願,做的最後一次努力。

·

在餘安安正在為自己的結婚對象而煩惱時,《荒野求生》節目也要上線。

隻是不知道錢總是怎麼談的,節目的客串嘉賓多了一個竇雨稚,說是竇雨稚作為.代言人和林氏集團也算是有合作,所以這一次設備全都是用的林氏集團的設備,自然是要來捧場的。

而這個神秘嘉賓,就有點神秘了,表示會在節目上線直播時露臉。

因為地點在荒野,且用的設備全都是林氏集團的設備,林氏集團官方也下場宣傳。

而在節目組即將出發前往錄製地點前,竇雨稚和傅南琛兩人坐在一起商量對外公開傅南琛恢複記憶,和竇雨稚分手的事情。

竇雨稚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珠子,強忍著纔沒讓自己哭出聲來。

“可是南琛哥,現在餘學姐分明就不會和你在一起了,你還是要和我分開嗎?我……我是真的很愛你!”竇雨稚哽咽開口。

這段時間,竇雨稚一直用公開分手對她象形不好影響前途為由,不讓傅南琛公開。不承認,想站在道德的製高點來道德綁架餘安安。“餘安安你就是這麼看我們傅家的?這是錢的問題嗎?”傅南琛的母親繃著臉,“你女兒的命南琛救回來了,你不關心我們南琛恢複得怎麼樣,會不會恢複到以前的程度!這孩子要是我們南琛的也就算了,又不是南琛的,南琛救了你的孩子……你在這裡照顧一下怎麼了?你照顧到南琛出院怎麼了?你怎麼這麼狠的心!還是說對你來說……你女兒就隻值你給的那麼多錢!”“我女兒是這個世界上最珍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