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裡砂 作品

第001章 采蘑菇的小姑娘

    

踉蹌蹌的往前走,嘩啦一聲撞破了籬笆,然後一路滾到了路上,又摟抱著站了起來,這個抱抱我,那個小心肝兒,驚的路過的鄉民目瞪口呆。這這,也忒有傷風化了!!尤其那婆子,臉上褶子多的跟核桃皮一樣,比劉婆子都老!!就這還互相啃個沒完!!這是有多重口!!好半晌,看的人纔回過神兒來,急慌慌的過來人:“劉婆子!劉婆子!你們家唐三水,怎麼抱著一個老太太當街啃……”話音未落,就見劉婆子有如離弦之箭,猛然沖了出來。沖著不...刺鼻的香氣襲來。

有一隻糙的手,著的臉,然後一路向下,肆無忌憚的。

耳邊的聲音十分嫌棄:“皮兒還不錯,長的也還行,哎喲喲,這條兒可不行,長大了就是個矮坨坨,沒沒腰條兒的,這種賣不上價兒的,不值錢,不值錢……”

你纔不值錢!

還有,我明明有!就算小那也是!

唐時嫿腦子還迷迷糊糊的,努力想發出抗爭的聲音,卻連一手指頭尖都不了。

老太太聲音諂:“可這丫頭長的好啊!你看看這皮子,跟塊水豆腐一樣,隨我那大兒媳婦,大了肯定是個人兒啊,您老把價兒再升升,再升升!”

“升不了!也就是我們樓裡出手大方,你要賣給牙行,撐死也就二兩銀子,我這是看孩子可憐,纔多給了點兒……五兩銀子頂天了!”

“哎喲喲!”老太太道:“可不就是孩子可憐麼,這孩子打小子骨就……”

“娘!”一個青年截住了的話頭:“五兩就五兩!給銀子,你把孩子抱走。”

“等會兒!”之前的聲音道:“這孩子不會是個病殃子吧?病殃子我可不要!!”

“哪能哪能!我們心寶伶俐著呢,這不是怕鬧騰,給灌了點子酒,才能睡這麼沉的……你聞聞這酒氣兒!”

三人不住的討價還價,誰都沒有注意到,床上雕玉琢的小娃娃,無聲無息的張開了眼睛。

烏溜溜的眼兒,掠過了床前滿頭簪花的老婆……麵前,腆著大肚子的瘦長青年一青綠直裰,弓著背一臉諂的,就像一隻大螳螂。

這是古裝吧?是吧是吧?

唐時嫿整個人都是懵的。

怎麼回事兒?

是在做夢嗎?

明明在試驗室裡連著加了兩個月的班,新藥品的實驗終於功,也累狠了,往地麵上一躺就睡著了,怎麼一張眼,到這種地方來了?

而且,為什麼這裡莫名有些悉?

床前的三個人,一邊說著話兒,一邊去了堂屋,聲音仍在約約的傳來。

看著眼前的黃土墻,雕花窗,帶銅扣的紅木箱子……唐時嫿足足花了三分鐘,才勉強找著了北。

所以,穿越了?

穿了一個農家三歲小娃?

還是個從小不會說話、不會笑、不會走路的傻子?

可憐還是一個沒過男朋友的單狗!!還青蔥著呢!就這麼英年早逝了?

此時,這個的親劉婆子和親小叔唐三水,正悄悄支開了大房一家人,暗的商量著把賣了??還是賣去那種醃臢地方?

唐時嫿一個激靈就清醒了。

眼看他們價兒都快談好了,再不想辦法,就真要被抱走了。

好不吃眼前虧!

唐時錦當機立斷,努力撐起了小,準備逃走。

自打生下來就沒用過的小胳膊小兒,的就跟麵團兒一樣,用盡吃的力氣,足足花了一分多鐘,才烏翻,然後趴在床上,用力甩著兩條小兒,嘿喲嘿喲甩了老半天,兩腳才終於沾到地。

不敢耽擱,扶著墻,搖搖擺擺的出了西屋的門。

堂屋的門開著,正沖著院門兒,團子不敢往外走,果斷一扭子,扶著墻往後頭走,然後來回找了找,在籬笆上找到了一個大一點的,毫無節的四腳著地,就要往外鉆。

小都鉆了一半兒了,眼前,卻忽然看到了一小片東西,眼神兒一凝。

這不是……那個什麼青來著??

悚然一驚。

堂堂的植學藥劑學雙大佬,居然忘了這路邊兒上的蘑菇啥!!

隻有一首極度魔的歌曲,在三歲的、存不足、執行緩慢的腦海中回:“紅傘傘,白桿桿,吃完一起躺闆闆,躺闆闆睡棺棺,然後一起埋山山……”

幾分鐘後,一是土的團子,從後頭悄繞了過來。

無聲進了灶房,把手裡漂亮的小蘑菇,悄悄扔進了水壺裡。

吹著被熱氣噓疼的小手手,也不敢回西屋,直接往角落裡一蹲,默默等待。

下一刻,劉婆子出來提了大水壺,陪著笑臉兒進去:“您喝茶,喝茶!”

婆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那味兒怪的不行,咧了咧,心說畢竟是鄉下地方,連口好茶都沒有!

一邊又道:“那就說定了,六兩銀子,你們在這兒按個手印兒。”

“行,”青年仔細的看了契書,才示意老太婆按了手印,又道:“你們把人買了去……輕易不出門兒吧?”

“你放心,”老婆心中鄙夷,上卻道:“買回去,及笄之前是不會麵兒的,再說了,進了我們樓的人,天王老子也要不回去!”

正要把契書收起來,下一刻,忽然眼前一花,契書慢慢飄到了地上。

也就在這個時候,唐三水忽然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然後他猛然往地上一躺,雙手雙腳一起向空中蹬,發出了“哇啊……哇啊……”的嬰啼!!

老婆也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手去抱地上的“娃娃”,一邊喃喃自語:“心肝兒,我帶你過好日子去……”

兩人死死的摟一團出來,踉踉蹌蹌的往前走,嘩啦一聲撞破了籬笆,然後一路滾到了路上,又摟抱著站了起來,這個抱抱我,那個小心肝兒,驚的路過的鄉民目瞪口呆。

這這,也忒有傷風化了!!

尤其那婆子,臉上褶子多的跟核桃皮一樣,比劉婆子都老!!就這還互相啃個沒完!!這是有多重口!!

好半晌,看的人纔回過神兒來,急慌慌的過來人:“劉婆子!劉婆子!你們家唐三水,怎麼抱著一個老太太當街啃……”

話音未落,就見劉婆子有如離弦之箭,猛然沖了出來。

沖著不遠的大槐樹就跪下了,連連磕頭:“閻王爺!閻王爺啊!你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打那個死丫頭了,再也不敢罵了……我再也不敢剋扣的吃食了,我再也不敢賣了……啊啊啊!!”

的尖聲劃破了天際:“救命啊!!別拉我下油鍋!!!我再也不敢苛待心寶了!!閻王爺饒命啊!!!”

聲音淒厲極了。

滿莊的閑人都被給了出來,看熱鬧的人分了兩撥,而兩撥兒都極為彩,看的眾人驚呼連連,那眼都不夠使了,還有人站到屋頭上,頭來回的扭,想著兩邊的熱鬧一起看。

一片混之中,誰也沒有注意到,唐家院子中,團子慢悠悠的從角落裡骨碌了出來,撿起了掛在籬笆上的一個錢袋子,極為自然的把銀子銀票掏出來,藏進了肚兜兜裡……又慢悠悠的進了堂屋,拿起桌上的六兩銀子放進了肚兜兜。

然後把錢袋子團吧團吧,塞進了灶,毀屍滅跡,一係列作完全出於本能,不需要思考。

功打掃完戰場的團子轉巡視了一下江山……不是,堂屋,然後敏銳的又發現了什麼,費力的邁著小短兒,爬上了太師椅,又爬上神龕,雙手拿開靈位,把下頭的碎銀子,也揣進了肚兜兜裡。

外頭忽然有人道:“有人嗎?有人嗎?”一邊走了進來。慢悠悠的從角落裡骨碌了出來,撿起了掛在籬笆上的一個錢袋子,極為自然的把銀子銀票掏出來,藏進了肚兜兜裡……又慢悠悠的進了堂屋,拿起桌上的六兩銀子放進了肚兜兜。然後把錢袋子團吧團吧,塞進了灶,毀屍滅跡,一係列作完全出於本能,不需要思考。功打掃完戰場的團子轉巡視了一下江山……不是,堂屋,然後敏銳的又發現了什麼,費力的邁著小短兒,爬上了太師椅,又爬上神龕,雙手拿開靈位,把下頭的碎銀子,也揣進了肚兜兜裡。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