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蘇蘇夜千寒 作品

第1435章 你在身邊,便是歸處

    

兩國友好發展大計。禮部這邊,立即開始安排接下來的兩國交流行程,一眾越國使臣就這麼被熱情的拉去觀摩交流了。今日是夜錦辰這邊親自接待越國太子,夜錦辰一通插科打諢,彩虹屁猛吹,把太子蕭恒也哄走了。一眾大臣看見這麼棘手的事情,感覺想爆腦袋也無法解決的事情,就這麼被寧妃娘娘循序漸進的解決了,關鍵是林國公爺還無罪!還把兩國的關係拔到了一個新高度!一時間回過味兒來,隻覺得寧妃娘娘高,實在是高!這手段,這氣魄,這...又是一年清明時節。

林蘇蘇帶著空空和團團去了一趟紅葉山。

太後的墳前,擺上了太後生前最愛吃的糕點和花兒。

團團也把一束自己采的野花兒擺在了墳前,奶聲奶氣的問,“哥哥,太後奶奶能看到團團的花兒麼,她會不會喜歡呀?”

空空一臉語重心長的道,“自然不會看到,人死之後就化成泥土,化成塵埃,化成這天地萬物,空空如也,萬物皆空。”

團團聽得小嘴一癟道,“那團團不想死,團團不想變成泥土,團團隻想做美少女!”

空空看傻子一般看了她一眼道,“人都是要死,生死有定數,人人遲早都會變成這裡的一捧泥土。”

團團一聽,“哇——”的一聲哭了,“嗚嗚嗚,團團不要變泥土,團團要做美少女,永遠跟哥哥在一起。”

“哭也冇用,人終有一死。”

“哇哇哇,我不想死,哇哇哇……”

夜千寒和林蘇蘇正坐在邊上說著話兒,忽然聽得團團哭了,夜千寒眉頭一沉,一個尖刀眼掃了過來。

空空驀的隻覺背脊一涼,一把拉住團團的小手道,“彆哭了,哥哥帶你去抓鬆鼠。”

團團眼眶裡還含著兩泡淚,“團團想要抓鬆鼠,團團不想變泥土,哇哇哇……”

空空胡亂安撫道,“不變泥土了,團團隻會變仙女。”

團團一下子破涕為笑了,“真的?”

空空捂著良心點頭,“真的,出家人不打誑言!”

“好耶,團團不變泥土了,團團變仙女……”

團團徹底眉開眼笑了。

空空抬起爪子撫了一把自己的小光頭,心好累!

妹妹太難哄了,總是要逼他捂著良心說假話。

可是不哄妹妹,父皇臉一沉就能把他扔了。

被扔和哄妹妹……

他還是哄妹妹吧!

空空一瞬間就做好了心理建設,帶著團團滿山跑去抓鬆鼠了。

林蘇蘇瞪了夜千寒一眼,無語道,“彆總是板著臉對空空呀,都嚇著孩子了!”

夜千寒繃著對空空的俊臉在轉向林蘇蘇的瞬間便溫柔了下來,“男孩子皮實,哪能嚇得著他。”

“再皮實也不過是五歲的孩子,彆總是繃著臉,嗯?小傢夥一直困在大佛寺已經夠可憐了。”

林蘇蘇說著,還歎了一口氣。

夜千寒握住她的小手道,“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誌,勞其筋骨,這是他的命,咱們就彆太擔心了,兒孫自有兒孫福!”

林蘇蘇白他一眼道,“我命由我不由天,雖說空空得困在大佛寺,但咱們也得給予他足夠的愛,愛能治癒一生,懂?”

夜千寒:“……”

“我繃著臉並不代表不愛他,嚴父的愛並不比慈母少。”

林蘇蘇語重心長道,“既然嚴父的愛不少,那為什麼不換一種方式愛孩子,你這麼凶,這麼冷冰冰,孩子會感覺不到你的愛,隻會覺得你嫌棄他!”

夜千寒想了想,不恥下問,“要怎麼樣愛,他纔會感受得到?”

林蘇蘇想了想道,“你怎麼對團團就怎麼對空空,空空應該就能感受到了。”

夜千寒沉吟了一瞬道,“行,都聽夫人的。”

小半個時辰後,小兩隻回來了,奔跑出了一身大汗。

夜千寒習慣性的朝團團伸出了雙手。

團團立即搗騰著小短腿飛快的撲了過來。

夜千寒一把抱起團團,忽然想起了什麼,然後十分艱難的朝空空張開了手……

空空:“……”

看見自家父皇朝自己張開了手,一貫冷冰冰的俊臉上還掛著營業性的虛假的藏奸一般的微笑……

一瞬間心肝膽顫了,冒出了一腦門的汗。

他分明冇有欺負妹妹,父皇為什麼要這樣笑!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他轉身跑了。

夜千寒:“……”

艱難擠出的微笑一瞬間變成冷冰冰。

這臭小子,欠揍!

一旁看著的林蘇蘇……

無力朝天翻了個大白眼。

罷了罷了,牛不喝水強按頭冇用。

歎氣道,“皇上還是不要笑了吧,怪嚇人的。”

夜千寒:“……”

“不是說要換種方式愛孩子?”

“你這換得川劇變臉一般,人都給你嚇跑了!”

夜千寒:“……”

沉吟了半晌道,“看來這孩子天生就喜歡嚴父,我以後還是做嚴父吧。”

林蘇蘇:“……”

行吧,你開心就好!

滿山紅葉之下,帝後兩人像普通人家的夫妻一樣,在討論著育兒的問題,滿滿的煙火氣。

無論地位多高,權勢多大,生活總歸得落到實處的,琴棋書畫詩酒花,柴米油鹽醬醋茶,你在身邊,便是歸處。這男人包了,一陣無語。不過,這男人莫名從炎國到了大齊,還出現在這裡,肯定有問題。她不相信世間有那麼多巧合。蘇蘇包他一日,看清他什麼目的也好。當即從懷裡掏出五千兩銀票給林蘇蘇。林蘇蘇接過銀票,轉手遞給了辟邪公子。辟邪公子接過銀票塞進了懷裡,看著林蘇蘇,瀲灩出一抹邪魅勾人的笑,“此刻起,本公子就是林姑孃的人了,但憑林姑娘差遣。”林蘇蘇挑眉一笑道,“不急,自然有差遣你的時候。”辟邪公子調整了一下坐姿,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