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免費閱讀 作品

第七百三十六章 你是看不起我百花宗?是!

    

層。“師父,您找我?”孟凡來到了林老的麵前。林老點了點頭,對著孟凡說道:“有件事情,需要你幫個忙孟凡連忙道:“師父您這是說的什麼話,什麼幫不幫忙的,您老有什麼事情直接吩咐我就是了“為師有一個故人之子,這兩天會來到劍閣,你負責接待一下,順便照顧一下林老說道。“師父放心,徒兒一定照顧好他。不過您的這位故人之子,是什麼來路?”既然是照顧,那麼孟凡自然是想要瞭解一下這個人的。“他叫吳天,是佛門弟子,一直在...林驚鴻直直的看著花千雪,麵無表情。

換個人對上這種目光,肯定會承受不住這個壓力,至少也會眼神躲避。

但是花千雪卻是直勾勾的看著林驚鴻,目光冇有絲毫的閃躲,頗為“理直氣壯”。

這個場景,更加讓孟凡懷疑掌門和花千雪有一腿,但理智依舊告訴他應該是不可能的。

他開始反思自己,不能因為掌門有前科,就感覺誰都和掌門有一腿。

自己這樣想是不對的!

“林掌門所來為何事,我怎麼可能會知道,這不是為難我嗎?”花千雪笑盈盈的對著林驚鴻說道。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但是林驚鴻的臉色卻是依舊冷淡,語氣也是仍舊平靜的說道:“李雪柔在哪裡?”

他也不和花千雪墨跡,直奔主題!

說實話,他真的不相信花千雪不知道自己是為何而來,對方純粹是揣著明白裝糊塗。

花千雪原本還想要拉扯一下,腦海中甚至都想到了幾套後續的方案,結果林驚鴻這般單刀直入,還真讓她冇有辦法接。

她皺著眉頭,有點無奈的說道:“林掌門,你誤會了,李雪柔真的不在百花宗之中

林驚鴻聞言,原本隻是平淡的臉色,漸漸出現了一抹冷意。

“你在質疑本座的能力?”

他對自己的稱呼,都由【我】變成了【本座】,這表示他確實有點生氣了。

“既然如此,那本座親自進去看一看

以林驚鴻的能力,無論百花宗將李雪柔藏在了哪裡,他肯定都是能夠找到的。

“林掌門,這樣是不是太冒犯了?”花千雪的臉色也是微微冷了下來。

可惜,這種冷對林驚鴻完全無效。

林驚鴻是什麼人物?

天天麵對帝釋天的冷臉他都熬過來了,還在乎花千雪這種小卡拉米的冷臉?

“本座今日就是冒犯了又如何?你百花宗想與我蜀山劍派開戰不成?想開戰可以,蜀山劍派等著!”林驚鴻依舊麵無表情的盯著花千雪,並且目光越來越冷。

這話其實不禮貌,半點禮貌都冇有,但是林驚鴻確實有資格說這個話。

“林掌門,你是在欺負我百花宗不如蜀山劍派?”花千雪的語氣中也是有了些許怒意。

結果林驚鴻卻是完全無視了她怒意,反而無比平靜的點了點頭,一臉無所謂的表情,吐出了一個字。

“是!”

這個字,直接把花千雪給憋死了,半天不知道該說什麼。

第一反應是發怒,但是又冇有發怒的資格,準確來說是冇有發怒的能力。

思來想去,好像也隻能夠憋著了。

好氣!

林驚鴻麵色平靜,神識一瞬間覆蓋了整個百花宗。

這種逾越的行為,頓時讓神識遭到了反抗和莫名的阻力。

“嗬嗬林驚鴻一聲冷笑。

一股磅礴之力陡然爆發,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

下一秒,整個百花宗的山門都顫了一顫。

甚至百花宗之內的所有女弟子,身形都是一個踉蹌,差點集體站不穩。

站在一旁的花千雪,雖然在強忍,但嘴角還是忍不住溢位了一縷血跡。

剛剛林驚鴻神識遭遇到的阻力和反抗,自然是她搞的鬼。

可惜她的力量在林驚鴻麵前,無異於螳臂當車。

自討苦吃。

作死!

林驚鴻冷冷的看了一眼花千雪嘴角血跡,依舊麵無表情,眼神中也是隱隱有些不屑。

這個蠢女人居然敢暗中出手阻攔自己,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若不是看在百花宗也是名門正派的份上,他剛剛一瞬間就能夠讓這位百花宗的宗主香消玉殞。

站在林驚鴻背後的孟凡,此刻完全否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測。

看樣子,這位百花宗的宗主是和掌門冇有關係的。

因為根據孟凡對於掌門的瞭解,他是很清楚掌門對自己的女人很憐香惜玉的。

出手這般無情,那麼百分百就是冇有舊情的。

片刻後……

“嗯?”林驚鴻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意外。

他的神識已經掃遍了整個百花宗,並冇有看到李雪柔的身影,這頓時讓他的眉頭皺了起來。

李雪柔在百花宗的訊息應該不會有誤,唯一的解釋就是百花宗將李雪柔藏了起來。

要麼隱藏在百花宗之內藏得很深,要麼就是轉移到了百花宗之外的其它地方。

林驚鴻再次用神識仔細的掃描了一遍百花宗,接著他發現了一處位置有很隱秘的空間波動。

毫無疑問,這是百花宗的隱秘之處,要麼藏著李雪柔,要麼藏著其它的秘密。

如果林驚鴻直闖的話,裡麵冇有李雪柔,反而有百花宗的其它隱秘,這其實是很不禮貌的行為。

但是這個時候,他已經冇有禮貌了,也不在乎更加冇有禮貌一點。

下一秒,林驚鴻的身影出現在了百花宗內空間有隱秘波動的位置。

花千雪捕捉到了林驚鴻的位置之後,臉色頓時一變,隨即她的身影也跟著消失。

接著,楊玲長老的身影也是眨眼消失不見。

原地隻留下了孟凡和鐘靈秀這兩個不會瞬移的人。

孟凡看了鐘靈秀一眼,聳了聳肩膀,無奈的說道:“鐘師姐,要不我們也過去吧?”

鐘靈秀那精緻的秀眉微微一蹙,有點遲疑的說道:“孟師兄,這不合適吧?”

孟凡喊她鐘師姐,她喊孟凡孟師兄,還真是各喊各的,一點都不亂。

“冇什麼不合適的,放心吧,有什麼事情我們掌門背鍋,和我們沒關係

這話,雖然不是一個蜀山弟子該說的話,但其實這話本質上是冇毛病的,隻是不該說出來。

“這更加不合適了啊鐘靈秀無比為難的說道。

孟凡是蜀山劍派的弟子,說這話也就算了,她這個百花宗的弟子可不敢這麼說。

更不敢這麼做了!

“行吧,那你自己在這裡待著吧,我也進去了孟凡笑吟吟的對著鐘靈秀說了這麼一句,然後他的身影也從原地消失。

隻不過之前三位都是瞬移,他卻是用極快的速度離開了這裡,有著本質上的區彆。

“喂,孟師兄,你彆亂跑啊,這裡是百花宗!!!”

在鐘靈秀看來,孟凡又冇有林掌門和楊長老的實力,這般衝進百花宗不是找死嗎?還是長點心吧……劍閣二層,盤腿在蒲團上打坐的林老,看到孟凡出現頓時睜開了眼睛。“師父,您老繼續,我隻是來擦拭擦拭長劍。劍閣一層的劍器我已經擦拭完了,輪到二層了!”孟凡連忙說道,表明來意。林老點了點頭,重新閉上了眼睛。劍閣一層的劍器,孟凡都擦拭過了,也都吸收過劍之本源了。想繼續吸收劍之本源,就隻能夠擦拭劍閣二層的劍器了。劍閣二層,雖然比一層小了點,但是也冇有小太多。孟凡粗略掃了一眼,至少也超過了三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