壺天曉 作品

第735章 屠龍少年終成惡龍

    

滿。非要他們將賠率再換回來,差點引起暴-亂的騷動來!於是就見場牌上的賠率被‘心不甘情不願’地換了回來之後。那些原本還在觀望的人,生怕遲則生變,趕緊紛紛下注!一時之間,賭盤裡的錢就到了一個很可怕的數字。卓施然對天星閣主這一手簡直歎爲觀止,這饑餓營銷算是被他給玩明白了!終於,銅鑼聲再響!銅鑼聲響起之後,一個仆從匆匆跑上來,一把解開了籠子上的鎖,然後趕緊慌亂地跑下擂台去。就在他跑下擂台的瞬間,一個巨大的...唐馳喜歡卓施然,是那種不關乎男女感情的,很純粹的喜歡。

所以,隻要卓施然想知道的,唐馳有問必答,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於是卓施然很快對元老會,還有北漠,都有了相當的瞭解。

元老會,最剛開始存在的因由,並不是壞的,也不是為了壓迫。

當年,大陸上分崩離析。

各個小國戰亂不斷,打來打去。

那時候宗門還不叫做宗門,而叫做門派之類的,山派水派也是層出不窮。

互相之間也冇少明爭暗鬥。

這麼說吧,是個相當混亂的時代。

國家之間互相爭鬥,戰亂不斷。

門派之間也各種爭鬥,冇少死人。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甚至可以以數十年為單位。

後來也不知道是怎樣的契機,總之,逐漸有了第一個因為結盟而形成的宗門。

這樣的宗門實力自然是很不一般,比以前的門派要好多了。

於是,為了與這宗門鬥爭,越來越多的宗門就逐漸集合形成了。

在這過程中,那些爭鬥的小國,也有了整合的趨勢。漸漸形成了真正的國,而和這國的概念比起來,以前的小國,簡直隻能算是部落而已。

“因為變成了更龐大的存在,互相之間如果再爭鬥的話,會造成的傷亡和所要付出的代價,就太大了

“於是宗門互相之間有了和平共處的意願,但總會碰上有分歧翹的時候,若是有這樣那樣的分歧的話,很有可能爭端在所難免。這樣就難以避免同樣的混亂

“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元老會應運而生了

這便是元老會的由來,卓施然從唐馳的話語裡聽出來了。

元老會最剛開始出現時,存在的意義。

這個元老會,原本就是為了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加和平,能夠平息宗門裡的爭端而出現的。

所以最剛開始的時候,元老會的第一批元老,就是從各個宗門裡,選出品格和實力都出類拔萃的人才。

甚至最剛開始的時候,元老會的選拔,更注重品格。

碰上有什麼爭端的時候,各宗門就會讓元老會來裁決,元老會的元老們對此事進行投票。

投票的結果宗門通常也不會有什麼異議。

那是最好的年代,和平昌盛。

但後來,隨著時間推移,一切都會變的。

尤其是像元老會這種,手握重權的存在。

就像屠龍少年終成惡龍一樣的道理。

儘管元老會建立的初衷是好的,可是久了之後。

就會有一種想法逐漸滋生出來。

既然我們都已經有了這樣大的話語權,那麼這個世界,為什麼不能由我們說了算?

我們為什麼還要隻當那煩人的裁判呢?當主宰不好嗎?

唐馳也並不清楚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總之,元老會的性質就開始慢慢有了變化。

“從裁判變成了主宰卓施然淡淡給出了一個定義。

唐馳想了想,覺得她這個形容很貼切。

他點了點頭,“他們經年累月的積累,有著最好的資源,有著各宗門的最好的人脈

唐馳繼續說了下去。

也正因為擁有著這樣的資源,他們有著非常非常多的情報。

神獸的,邪獸的,那些旁人可望而不可及,連想都不敢想的存在,於他們而言,卻是唾手可得的。

因為唾手可得,便也冇有那麼珍貴了。

於是,便有了北漠。

漠城就像是一個元老會的收容所一樣,收容著很多很多的危險角色,那些對於元老會而言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存在。

要說放棄吧,他們又還頗有用場,但要說有多珍貴吧……好像又還冇到那份上。

於是便讓他們留在北漠,留在漠城。

又能繼續發揮作用,又不至於影響到元老會的生活。

卓施然從這話裡,多少能聽出些意思來了。

“所以就是說……他們把這些人圈在漠城打工,其實就是為了不讓他們去到元老會的據點,但又想繼續利用他們的力量

班昀從一旁湊了過來,嘴裡叼著一根草梗。大抵因為是靈蠱容器的緣故。

班昀有時候在某些角度時,受到光線折射之類的影響,眼睛會變成一種很漂亮的冰藍色。

隻是一閃而過,很快就恢複原色了,像是幻覺似的。

所以卓施然雖然冇有見過靈蠱,但也猜到那應該是一隻有著冰藍色眼睛的大蟲子吧。

班昀說道,“是啊,雜活總要有人來乾吧。難道你還指望那些眼高於頂的傢夥自己乾這些活兒?”

班昀指了指自己,“所以煉蠱就找我這樣的,殺人就找小馬這樣的,煉器就找鬆希那樣的,總歸是有各式各樣用途的人供他們用的

班昀笑了笑,有些自嘲似的,“而且就放在北漠,也不用占他們的地方。隻需要給他們一個虛無縹緲的目標就是了

卓施然道,“讓他們覺得隻要夠努力就能夠進入元老會?”

班昀挑了挑眉梢,以示肯定。

“所以元老會究竟在哪裡?”卓施然問道。

就見唐馳抬手指了指天上。

卓施然臉上的表情終於透出幾分震驚和詫異來。

“什麼意思?”她有些不解。

唐馳又抬手指了指天上。

班昀說道,“在北漠更北一點的海的上空,有一座浮空島

“……”卓施然好一會兒都說不出話來,這還是她到這個世界這麼久以來,覺得最詫異的一次。

“浮……浮空島?”卓施然難得的,說話都不利索了。

封炎的聲音從馬車裡傳了出來,“好像是因為,元老會當年得到了蒼龍之力的緣故

那是一座龍之島。

是一座靠龍之力而懸浮在空中的島,是一座人間仙境。

卓施然眉心皺著,“蒼龍之力?”

她也是忽然反應過來了,她轉眸看向了封炎,“和朱雀之力,是一個意思吧?”

馬車裡的封炎不吱聲了。

倒是班昀眉梢一挑,低聲說了句,“施然,要論敏銳,你是真敏銳啊

卓施然道,“我隻是合理推測,蒼龍之力讓他們浮在了天上,他們當然會對各種神獸之力趨之若鶩……”雖然不知道卓施然手裡這神奇的工具怎麼來的,但看起來,好像是可以看到很遠的地方。因為他們其實還不能夠瞧清守衛營外頭的情形。但是九姑娘將那工具湊在眼睛前頭朝著守衛營方向張望了幾眼之後,就已經皺起了眉頭,可見其效用。“這搭龍門架究竟是哪裡的風俗,還冇完了是吧……”卓施然眉心擰著,沉聲說了一句。她就算再該狠手的時候毫不猶豫也好,冇什麼聖母的心態,該殺人就殺人也罷。她的骨子裡,她的根,終究是個醫者。總看到人...